明明我還沒結婚、還沒生小孩,但用兒孫滿堂來形容我,真的一點兒也不為過啊! 

我知道硬要說自己是"俏"乾媽,會被很多人批判,但乾媽這兩字好老,我一定要加點變化才行。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有母愛,我真的一點概念也沒有。小孩突然四面八方冒出來,整個暴增,而且大家都叫我乾媽。 

事情的一開始,可能是我對於自己有沒有機會結婚生小孩這件事感到焦慮,雖然過去七八年來,我媽一直積極地替我相親(請參考相親路上我和你 (11)系列),但至今對結婚這件事仍前途茫茫,八字沒一撇。於是乎,我和我姐出現下列對話: 

「姐,我覺得我可能真的嫁不掉了,即使要嫁,上次人家幫我排八字也說要36歲才有正緣,到時候我看就算嫁掉了,也可能生不出小孩來了。」我非常正經的和我姐討論。 

「非常有可能,現代人很多都生不出來」姊姊也很嚴肅的回答。 

「那這樣好了,你幫我生一個,算我的!」我向姊姊提出要求。 「好啊,只要我生的出來….」原本很豪氣的姊姊一口答應,但突然話鋒一轉。 

「要不然我幫你生、我幫你養,然後你偶爾帶他出去玩,我要他叫你媽」顯然姊姊是真心的考慮這件事,怕到時候自己捨不得。 

「這麼划算,幫我生又幫我養,我只要偶爾帶出去,一言為定」我相當貪小便宜。 

「可是,其實我也擔心自己生不出來,要不然已經生出來這個先叫你乾媽吧!」姊姊非常認真地盤算,畢竟已經努力六年想再生一個,一直沒成功。 

「ㄟ,可瑞娜嗎?也好!」不是我不愛可瑞娜,只是原本想像中會得到一個可愛的嬰兒,沒想到突然變成一個長大的現貨,但她那麼古靈精怪(相關事蹟請見:狠媽怪招一:不平等條約促成不平凡的小孩狠媽怪招二:遙遙無期之乖寶寶集點券爽嗎?),還跟我挺合的。 

「成交,以後要他叫你CY媽咪!」就這樣一樁人口交易完成,她是我最大的乾女兒,現在六歲半。 

老二呢,是個小白妞!是我最要好的美國同學Elizabeth(相關事蹟請見:來一場國際麻將吧!International Majiang Party!)的女兒,想當年在紐約唸書的時候,她跟老公一直說不要生小孩。但我提到我們班上另一個同學的金髮女兒好可愛時,被她大大的否決。 

「我覺得Chris的女兒超可愛,為什麼頭髮可以自然捲成這樣,好想抱!」我對Elizabeth說。 

「mm…他女兒還可以啦,但沒有你說的那麼可愛。」Elizabeth老實說。 

「哪有,要不然哪一個小孩比她更可愛?」我問。 

「我去年去中國的時候,整路上的小孩都好可愛喔!」Elizabeth微笑著說。 

「天啊!中國小孩哪會可愛,眼睛那麼小。我喜歡白人小孩,大眼睛、雙眼皮,長睫毛,又有金捲髮」我反駁。 

「好,以後如果我們生小孩就來交換!」Elizabeth提議。 

「Baby exchange一言為定。」成交! 

沒想到堅決不生小孩的她,兩年前竟然生了一個可愛的金髮貝比Helena!雖然至今我只有看到相片,但我已經跟她媽撂下狠話,隨時要生一個去換她女兒。也是一個非常有喜感的小朋友,據說我今年送她一件中國風的棉襖背心,她抱著穿著,抵死不肯脫下來,真是太可愛了。 

老三是跟我一起長大的好友兼鄰居的兒子,非常非常的討喜,胖嘟嘟(相關事蹟請見:天下父母心之「孩子你瘦巴巴」),笑咪咪,現在才十個月大,活潑好動,只要看到他就會心情大好,這一段沒有什麼故事,純粹就是太可愛,我去求他媽讓我當他兒子的乾媽,是個讓人超想抱來親的小朋友。 

老四是前幾天才認的,今天滿月,是前同事的女兒。其實小朋友還沒生之前,她爸媽就說要我當乾媽,ㄟ,不是我不想要,只是我小孩實在已經很多了,怕沒辦法當一個好乾媽,想說等孩子生出來再說。結果孩子生出來,也沒見她爸媽提,以為就可以混過去,上週接到電話,她媽媽很誠懇地問我可不可以當Megan的乾媽,果然是逃不掉了。Megan是我見過史上雙眼皮最深、眼睫毛最長的嬰兒,才兩週大的時候,眼睫毛跟我一樣長,有很多小寶寶眼睫毛被修過之後也會很長,但那也是幾個月的事,我真的沒看過兩週大的嬰兒眼睫毛跟成人一樣長的,很可愛! 

以為就這樣結束了嗎?其實還沒,有一個已經拿了號碼牌預約,即將在九月誕生。 

我只能說我太有福氣啦,年紀輕輕,就有很多小孩可以疼了!當然另一種可能是很有媽媽的味道,是褒是貶我也不清楚啦。
【註】其實友人提醒我,我還有一個小孩。我知道,我沒有忘記,但我想我不算他乾媽,這個小朋友是我參加世界展望會資助兒童計畫認識的,我從吳哥窟回來,對柬埔寨小孩天真可愛的臉孔念念不忘,也對他們瘦乾巴的身體感到很心疼,沒想到世界展望會和柬埔寨沒有合作計畫,我只好指定隔壁寮國的小朋友,想說隔壁國,應該小孩一樣可愛吧!上個月收到小孩的資料,結果是個超帥氣的憂鬱小生,樂得我現給朋友看,對了,他明天9歲生日,生日快樂,Pheua!這樣集滿六個,也算六六大順吧!

cl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