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2007年即將來臨,同事同學和朋友都一直問跨年要做什麼活動?我其實對跨年一點熱情都沒有,從小就討厭人擠人(好啦,週年慶的時候例外),對於去擠什麼大型晚會,實在興致缺缺,我連在紐約跨年都懶得去時代廣場看大蘋果掉下來,怎麼會想要去看101那三分鐘的置入性行銷煙火? 

真要做什麼活動的話,我看我比較適合和三五好友聊天小酌,可是我那勇奪掃興冠軍的媽媽會一直打電話來催我回家,或者叫我不能太晚睡,實在很解high。我的重點是我對跨年,沒什麼感覺,不過就是一年過去了,有什麼大不了的。 

這就跟聖誕節對我來說不痛不癢是相同的道理。上星期一直有人問我聖誕節怎麼過,我真的覺得渾身不對勁,聖誕節明明就不是我的節,我幹嘛過?如果有男朋友,可能有個名目去約個會(雖然我從來沒和前男友慶祝過什麼節日),如果說我對聖誕節有感覺,那也是以前青少年時期的事情,念的是教會學校,所以十二月充滿輕鬆的耶誕氣氛,老師和學生都假借耶誕節之名、行懈怠遊樂之實,當年的聖誕節有實質的利益,我會比較期待。 

即使連續看了六年的耶穌如何誕生在馬槽的故事,出了社會,還是沒什麼特殊的動力去過聖誕節。我還對冬至比較有感覺,至少冬至有應景的芝麻湯圓或鮮肉湯圓(台一的鮮肉湯圓好好吃喔)。 

對聖誕節沒感覺,不喜歡跨年,這是不是代表我失去了年輕人的熱情啊?雖然我的熱情在年輕時就不見了… 

不過,講了半天,我今年會在日本跨年,旅居日本的友人不停用日本各式美食引誘我,終於突破我的心防讓我奮不顧身飛到日本去,結果,千金難買早知道,日本正流行一種諾克病毒,隱藏在生食中,會讓人上吐下瀉,嚴重會致死,已經在日本造成大恐慌了。我覺得去日本不能吃生魚片,簡直就是人間慘劇,沒想到最新消息更可怕,原來病毒已經變形了,變成會空氣傳染,我..我..說不定不能到處趴趴走,我想這一切都是天譴吧,一定是懲罰我每次去日本都吃太爽了。 

就這樣,本次日本跨年行定調為慶團圓之旅,和我的乾兒子以及好友大團圓。這也是一種快樂慶祝跨年的方式吧!

cl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