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週朋友半夜因為腸胃炎送到急診室,住了兩天,跟我批評起急診室的服務與收費,突然想起自己在紐約急診室奇遇記,回味一下以資紀念。 

唸完第一年的暑假,在學校找到一個可抵實習的爽差,每週上班三天,休四天,正好讓在學期中絲毫無法喘息的我,好好享受紐約的夏天,甚至在網站找Last Minute 的便宜機票,美國各地跑透透!除了四處旅遊外,和幾個留在紐約的朋友也常常舉辦夏日晚風的Party,非常愜意。 

一日,朋友決定來個火鍋大會,雖然大熱天吃火鍋的心態很可議,一時也沒想太多,我很自然的攬下準備材料的大業。醬料向來是好吃火鍋關鍵中的關鍵,而蔥花、蒜末、辣椒更是缺一不可,於是下午在家就先開始洗洗切切,沒想到切蔥花的時候,慘劇發生,切到我的小指頂端,加上台灣名產士林菜刀果然鋒利無比,幾乎把小指頂端的肉切斷,只剩一點皮肉連在一起,當場血流如柱(其實到底為什麼會切到小指,至今仍是個謎,切菜意外通常犧牲的都是食指,哪有人切到小指的?又不是擺蓮花指的姿勢?) 

看著血快速噴出,嚇得馬上跑到洗手台想要沖水(怎麼會有這麼詭異的急救觀念?)結果才沒幾秒鐘白色洗手台到處都是紅色的鮮血,亂噴一通,這時候才頓悟原來割腕自殺的人可能不是失血過多而死,而是被血腥畫面嚇死的。 

搞了老半天,血還是止不住,立刻用一大堆面紙把受傷的手包起來,衝到學校保健中心尋求專業協助。短短兩條街的路,我沿路上邊走邊滴,血順著手腕一直留到手肘,路人紛紛側目,我也緊張得腦中一片空白。 

過去曾至保健中心看診,總是人山人海,要等很久,這一次我一推開保健中心的大門,把受傷的手舉高,大喊"I cut my finger! I am bleeding!" 瞬間大排長龍的隊伍讓開一條路,我就像VIP一樣被護士迎接到診間。醫生馬上過來看我,一開始想用最新技術”黏著劑”把傷口黏起來,可免縫針。可惜我受傷的部位是指頭頂端,而且肉幾乎快掉了,實在很難固定,最後醫生宣告放棄,叫我去隔壁醫院的急診室。 

在保健中心接受治療的過程中,我非常害怕,因為一輩子沒看過自己流這麼多血,有點嚇到,然後人生地不熟,醫生講的話也聽不太懂,還好有一位很胖的黑人護士,在我身邊陪著我,當我告訴她,我很害怕的時候,她還給我一個超大的擁抱,告訴我"It's okay, sweetie~ Don't worry!"至今還對那個充滿溫暖的擁抱念念不忘!真的! 

醫院和保健中心只隔一條街,但學校醫生竟然還問我要不要幫我叫救護車,我雖然剛受傷時真的很害怕,但經過黑人護士撫慰人心的大擁抱後,已經平靜下來不腿軟了,而且腦中馬上幻想起我搭救護車的畫面,"當噪音超大的救護車停在醫院門口,躺在床上的我被送進急診室,急診室裡醫生護士全部圍上來問我哪裡受傷,此時我伸出受傷的小指" Oh..No! 這個畫面實在過於可笑,我還有羞恥心,不敢這麼欠扁,因此就拒絕醫生的好意自己走過去!(後來才知道坐一趟救護車超貴,保險可是不負擔的!)

 一走到急診室,也是人山人海,本來也想用保健中心那招,把手舉高大喊我受傷,結果左右環顧,盡是斷手斷腳或腦溢血的人,我這隻流血小指頭,根本無法引發別人的同情心,甚至可能被認為我是來亂的吧!就這樣傻傻地等,等了三個小時,終於輪到我,其實那時候傷口都已經止血了,醫生先打了一劑超痛的麻藥,接著把止血皮肉重新扯開再縫合,縫了兩針後,叫我一星期後回急診室拆線。 

那一星期有點小難熬,因為玩樂的行程滿滿,可是不能取消的。晚上照樣去火鍋大會,而第二天也繼續我的原訂旅程,到維吉尼亞州訪友好幾天,在這裡要跟我的攝影師好友致謝,那幾天都是她幫我換藥的呢。

 一星期後回急診室,又是人山人海,斷手斷腳的人也不少,我抱著小指頭又枯坐了一兩個小時,這時候有位醫生瞥見我,見我明明好手好腳,就問我是來看醫生的嗎?我就說我要來拆線,他想了想,就趁著幫其他病人急救的空檔中叫我進去用兩秒快速把線拆掉,然後給我藥膏和OK繃,叫我自己貼。 

尷尬的是,我只剩下一隻手,很難塗藥和包紮傷口,這時候溫情滿人間的奇蹟發生了,坐在我旁邊,一位斷腳的病人,竟然親切地問我要不要幫忙?我點了頭,那位斷腳的人就用他靈活的雙手幫我塗藥和貼OK繃,我差點感動地流下眼淚!真是人間處處有溫情啊! 

這一場急診室奇遇記最可怕的結局是收到帳單,赫然發現這兩針要花我500美金,沒錯,照最近的匯率算來,約16,000台幣,精算下來是一針8,000,幸好我有學生保險,最後自負額是50美金,也要1,600台幣,這種服務如此不周還要靠病人互相幫助的診療過程竟要如此昂貴的代價,大家就知道美國人如果沒有保險,就準備撞牆吧! <終>



【圖解】呵呵,這可是我的壓箱寶,挖出維吉尼亞州一遊的照片,手臂上還有去紐奧良畫的刺青遺跡,加上小指包紮的繃帶,狠勁十足啊~

cl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