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日本變天了,跟CY有切身關係的,就是和我一起在美國唸書的日本同學Shuji也選上參議員了!

Shuji是東大高材生,風度翩翩,態度誠懇,但又不呆板,有時候還很幽默,英文發音遠超過一般日本人,是我們那一屆女生覬覦的熱門對象。 (喔~忘記說他也很帥)

真的很替他開心,畢業至今,不想透露到底是幾年以免洩漏年齡,但是真的有好幾年了,他從回日本後,就積極投入選戰,試圖以小蝦米在野黨(民主黨)對抗大鯨魚(自民黨),就這樣,屢戰屢敗,屢敗再戰,日本的候選人都要拿個大聲公在人潮擁擠的街頭拼命喊話,而對政治冷漠的日本人,無人駐足,我在日本車站看過好幾次,只能說候選人拿大聲公的地位比藥妝店工作人員還不如(因為藥妝店宣傳限時特惠,婆婆媽媽超愛的,立即露出興奮反應,衝進店裡搶購),但日本候選人必須經過這樣痛苦的修行,經過無數次敗選的打擊,然後我的同學,終於成功了。

不能說都是Shuji的功勞,但整個大環境民心思變,給了他很大的後盾。我看到的是Shuji背後的堅持,曾經我也對政治充滿著熱情,曾經也投入所有的精力,曾經也希望可以改變什麼,但我放棄了,我經不起失望的打擊,我受不了無力感的挫折,所以我就放棄了。有我這個半途而廢的例子做對比,真的可以襯托出Shuji堅持的了不起啊!

加油!Shuji!希望獲得民眾賦予的權力後,還是一樣堅持下去,無力感往往在自以為很有把握的時候才會給予無情的偷襲,加油啊!

cl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八八風災,真的,令人很痛心!(這篇是瑣碎的抱怨文,但沒有重點,也沒有結論,不想看不知所云東西的人可以跳過)

原本以為一個直撲北台灣的颱風、一個可能為台灣解除旱象的颱風,卻為南台灣帶來這麼可怕的災害,我每天緊盯著新聞頻道,從剛開始每天關心到底有多少災民被救出來,到後來每天記者挖掘出不同的可憐故事,然後是最近每天的政治口水戰,上個星期只要看新聞都會流眼淚,坐在電視機前的我,除了捐款,也不知道能幫什麼忙,看著一張一張痛失親人、大聲嚎哭昏厥的臉孔,真的好不忍心,卻也無能為力,心都揪在一起。這幾天新聞更是沒辦法看了,任何事情碰到了政客都變得很齷齰,不停地攻擊與辯解,絲毫沒有建設性。

雖然幸運的我的親人朋友並沒有受到災損,但我的生活改變了,好像不能太開心,因為同一塊土地上有人正面臨可怕的巨變;好像不能浪費錢,因為對不起家破人亡的災民;好像不能大吃大喝,因為很多人只能三餐吃泡麵和罐頭。就這樣很悶,很鬱卒,日子很難熬,沒有笑點,似乎也不可以有笑點,好像生活裡有任何嘻笑歡樂,都是對災民的不敬,對一個諧星來說真的很痛苦。

看到電視台批判年底某旅展花大錢辦歡迎晚會,罔顧災民心理,雖然批評的是政府,但感覺自己也被記警告了,媒體的意思是全台灣的人都要一直哀悽下去嗎?全民都要省吃儉用,不苟言笑,如同國喪?我很同情災民,可是我也很想恢復正常生活,只是新聞媒體似乎不肯放過我們,每天糾察誰不苦民所苦,雖然批判的是行為非常誇張的大官,但指責大官的同時,我的心態也被影響了,感覺我們這些市井小民也不能去吃大餐,否則就是沒有同情心!什麼時候才能拋開不愉快的事重新開始?但講這種話的我,好像很沒良心,災民心中的陰霾似乎一輩子都不會過去,心思就是反反覆覆,陷入憂鬱焦慮,唉~希望天佑台灣,換一批比較聰明能做事的官員吧!

【後記】記得一兩年前去埔里參訪九二一災後重建的觀光地區,當地自救會理事長講了一句很有哲理的話「一元消費救災區」,如果大家覺得災區很淒慘,捐錢固然很好,但更好的是直接到災區去消費,即使是一塊錢,也是讓災民有尊嚴的賺錢,雖然南台灣重建之路坎坷遙遠,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趕快恢復正常生活,讓大家去消費。

clintw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